[全职|喻黄]End

*标题简单粗暴。
*私设多

*比起喻黄更像黄少中心


。01

黄少天在喻文州一言不发扯着自己开始跑的时候就觉得哪里不对,但无奈整个人都被之前饮料里的酒精成分弄的晕晕沉沉结果跟着走了半天神志才清明起来。
他歪头想了想,刚刚自己在游戏中被蓝雨全员(几乎)集火,学猫叫情歌唱女声自然不在话下,连职业选手们都避之不及的酒精饮料也喝了好几瓶。
“文州谢谢啦再呆下去我是肯定要死了……俱乐部这次居然没把酒精饮料撤掉是因为我和郑轩都要退役了还是怎样啊说起来队长你以后管管李远和瀚文成吗!灌不了酒就可劲儿给我乱七八糟各色含酒精的货想怎样啊到底!”即使喝了酒黄少天也话唠依旧,而喻文州则安安静静的听,一如平时相处。

“夺冠了总是开心的,闹腾也正常。”喻文州笑笑,伸手拉过黄少天,“我们俩也庆祝一下?”
“来啊来啊来啊!今天小爷我心情好就不管那群混蛋队友啦!”蓝雨副队一双眼亮晶晶的,凑上前给了队长一个带着酒气的吻。

那是黄少天和喻文州心照不宣的小把戏,像是一场心血来潮的私奔,蓝雨战队即将退役的王牌核心跟着也许是联盟职业寿命最长的战术大师跑出俱乐部内设的宴会厅,在僻静的花园里交换呼吸。
不是长到地老天荒的法式热吻,仅仅是像当年告白之后那样蜻蜓点水的轻轻一下。

像是确认或者祝福。

这是荣耀联赛第十五赛季的决赛之后,是黄少天和郑轩宣布退役的那个夏季转会窗之前,是他们都在蓝雨的最后一个盛夏。

。02

实际上分离不用刻意去记也有无数事件在提醒,退役发布会、和俱乐部管理层讨论的未来规划、夜雨声烦帐号卡的归属、报刊杂志上剑圣归隐妖刀归匣的比喻……树欲静而风不止,黄少天的退役已经超出了他一个人的事的范畴。

其实多少年前——哦其实也就是三年前——蓝雨经理就和他谈过夜雨声烦未来的去向,训练营里多少小选手跃跃欲试盼着用啦多少粉丝不舍得剑圣离开赛场啦……遣词造句婉转而言语间多有踌躇,大约是受高层施压不得不来的。黄少天听得认真,末了语气严肃而笃定:“其实经理你也不想谈的吧?我会考虑,但至少现在好好打比赛才是我想做的。”
“至于这些报道……媒体嘛经理你懂的,捕风捉影能力比我这个机会主义者在赛场上都强不是?”黄少天扬扬办公桌上那叠纸,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

不过话虽如此指望黄少天完全不受干扰也不太可能,从经理那边回来之后他看着报道就开始疯狂吐槽,不知道是真不在意还是故作坚定,又或者是压力过大时的宣泄。
突然“唰”的一声手里的读物被抽走,喻文州的声音温缓耐听:“别浪费时间了,去训练吧。”
“哎……得令得令得令!”黄少天抬起头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嘻嘻的挥了挥手里的账号卡从椅子上跳起来,拉开门就往训练室走,神情和刚出道时别无二致。

第十二赛季总决赛,蓝雨时隔六年终于再次站上最高领奖台。

“……看来我运气还算不错,合约续签的关键点刚好赶上夺冠。”荣耀出现在屏幕上时摘下耳机的喻文州刚好听见黄少天自言自语,音量因为隔着些距离显得有些轻飘飘。

俱乐部高层的意思很清楚,谈来谈去到底脱不开战队成绩和随之而来的商业利益。既然黄少天状态依旧没有下滑,既然剑与诅咒仍然为蓝雨带来胜利,什么新老交替夜雨声烦打轮换的事也就暂且搁置。

“……总之我不想退。虽说以冠军作为休止符一定很好看但是我还是舍不得更何况我自己的情况我又不是不清楚再打几年其实也问题不大……”有些事情不是职业选手大概真没法懂,战队管理层终究还是不能完全理解一个选手对于赛场的执念。
于是喻文州微笑:“少天你这话搁在哪个动漫里简直是必输的flag。”
“等等flag应该是赛前说的才算吧……哎管他呢至少这次我们赢了,就算时隔六年队长你还差点又被集火死也是赢了。”说的是团队赛,索克萨尔一如既往的被对方集火,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夜雨声烦并没有像对方预想那样立刻回护,相反却盯紧了对方的治疗,飆起手速将预留好的大招一个个落下。
兑子?还是虚晃一枪?
对方来不及判断战术意图,略显仓促的紧急回撤给了蓝雨反击的机会。
灵魂语者读条刷血枪淋弹雨远程支援,焰影的流光在冒着黑气的死亡之门前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仙人指路!升龙落凤幻影无形剑!冰雨幻化成天罗地网将对方治疗围住,是让人心下一惊的强杀。
荣耀的剑圣表情凛冽,明明是系统生成的脸却意外的和黄少天吻合了起来——虽说后者当年的确拿了自己照片涂涂改改的当参考。

荣耀。
蓝雨粉丝发自真心的喜欢这个词出现在他们队伍的屏幕上,不论何时何地。
所以他们也并不希望为这份胜利作出莫大贡献的人,轻易就宣布退役。

第十二赛季夏季转会窗,黄少天续约蓝雨战队,继续担任副队一职。

。03

而这之后的三年,看似流畅其实一路走下来就是条荆棘路。即使乐观积极如黄少天也不是没有失眠过。

所以有段时间黄少天的寝室常常是空着的,他一睡不着就跑到喻文州那边,看上去活像哪家小孩儿离家出走莫名有点可怜兮兮。
其实倒也不是喻文州天赋异禀有什么催眠的能力,但是黄少天就是觉得只要在对方身边就能安定下来,而且就算睡不着的话看看喜欢人的睡颜其实也挺不错。当然这种话他打死都不会说出来,连偶然想到也能嘲笑自己肉麻兮兮。谁让他们认识那么久,至今为止一半的人生都和对方共度,于是说什么都仿佛多余,只留下心照不宣。
——事实上喻文州只是用行动准确无误的告诉黄少天:不管怎么样夜雨声烦都是索克萨尔的队友,更是他在布局时会考虑的第一个人。不管怎么样,只要还在赛场上,这点都不会变。
也难怪当了教练的叶修会在战术分析时开玩笑的说喻文州怎么这么想不开,哦不是固执,布局展开来展开去,重心都是黄少天。

有时讨论战术到倦极两个人却还是固执的不肯去提睡觉这事,拉扯拖延到最后往往还是黄少天先进入了梦乡,手臂维持着一个别扭的姿势却不自知。喻文州勉强打起精神关了笔电又小心翼翼的给黄少天调了个姿势,索性直接抱着对方沉沉入眠。

那段时间流言很多,有说蓝雨会把夜雨声烦出售的也有说黄少天手速早已无法与剑圣的名号相匹配的……最离谱的甚至说他和孙哲平一样手伤八成得无奈退役。报道之活灵活现让黄少天在看的时候恍惚间以为自己和卢瀚文有八辈子世仇这勾心斗角之深沉简直可以黑人于无形之中。

当然蓝雨对此的态度只有统统不管,从队员到高层——那场胜利无疑打消了投资人们的顾虑——都整齐划一。
有次例行新闻会上黄少天差点站起来想说什么狠狠回击但被喻文州压了下去,媒体提出的尖刻问题在温温缓缓的回答里找不到落点。

结束后黄少天还没来得及向喻文州控诉,后者反倒先开了口:“人家那是术业有专攻,专门找爆点的,少天你何必白白提供素材呢?”
然后黄少天的气就莫名消了一半,语气语调跟着缓了不少(当然也就是普通人平时那样、而已):“唔不开心而已……没办法啦谁让我天生不善隐藏自己心情呢而且队长你就不觉得他们有些时候刨根问底的特别烦吗真是佩服你要怎么样才能耐心回答这么多年……”

……骗谁呢剑圣大大。
赛场上的夜雨声烦蛰伏时的悄无声息和一剑光寒的耀眼夺目某种意义上正是黄少天性格多面的例证——他其实很能忍,也很会忍。
但是因为喻文州在,所以黄少天敢肆无忌惮。

也许第八赛季是个例外。
没能上场的无力感让黄少天异常暴躁,内心的猛虎啃噬着蔷薇,连带也剥夺了他一半的说话技能。
“我什么都不想说。”——事后回想起来黄少天也忍不住苦笑着想这大概是自己职业生涯里最简单也最让人记住的一句话了吧。
——但是没关系,武器说话就可以了。
这句话原本是某个评论员给周泽楷的,但送给那一年的黄少天也不为过。


第十五赛季,季后赛决赛,蓝雨对微草。
这一年王不留行已经易主两年,流云在全明星的排名一度逼近夜雨声烦。黄少天上场之前碎碎念队长队长队长我能刷屏吗刷屏吗刷屏吗飞刀剑天天盯防夜雨声烦几个意思上回常规赛对上要不是我反应迅速就得被大……哦不现在是高英杰那孩子一扫帚拍死此仇不报非剑圣啊!喻文州笑笑说成啊你把握个分寸?
——其实哪能这么干啊季后赛总决赛呢,万千观众翘首以盼蓝雨正副队你们别闹啊出场顺序都定了啊?
不过那次黄少天打得尤其洒脱手速全开倒是没错,夜雨声烦在主场图的掩护下成功牵制住了王不留行并且最后凭着七拐八绕的风骚走位干掉了对方——不可否认在此期间剑圣大大的垃圾话功不可没,高英杰在文字泡的层层叠叠之间迟疑片刻于是错失良机(虽然这种机会本来也没几个人看得出)。
这种时候大概也只有魏琛会在在屏幕前吞云吐雾顺便摆出一脸恨铁不成钢表情:“我靠这小子死命爆手速还想不想在联盟混了还记不记得第九赛季霸图怎么被KO的吗!”

——也许黄少天记得吧,不过管他呢。他在荣耀赛场上以及摸爬滚打到了第十二年,早就不是训练营里仅仅用惊人手速谋求胜利的小鬼。再退一万步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喻文州搭档这么久,黄少天没混成心脏也是把妖刀不是?

有人开玩笑说如果可能的话说不定黄少天也会是个战术大师,机会主义者阅读赛场的能力并不比搭档逊色多少,而手速方面则是出色许多。
也确实有媒体在十五赛季季后赛蓝雨对阵轮回,夜雨声烦代替索克萨尔完成指挥之后问了这个问题,当时现场不免有些尴尬,新闻官刚想咳嗽几声打断沉默读条就看见被点名的剑圣抄起了话筒:“这个真心想太多了好吗也许我当时是可以变成叶修那样主攻战术一把抓的但是那样对于蓝雨有什么好处呢倒是说啊说啊说啊我和队长当然是团结友爱互帮互助更好啦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壮哉我大蓝雨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好了好了下一个下一个!”语速快得不仅让记者们毫无发挥余地,连带喻文州看向他的目光里也带着惊诧。幸好蓝雨的新闻官不失时机的宣布进入下一个话题,这一张才得以就此揭过——至少对于大部分人而言是如此。
但喻文州依旧注意到黄少天收回抓起话筒的左手后胡乱在队服上抹了抹,就使得布料深了好几个色度。
……都是汗啊,少天。

那是黄少天在退役发布会之前最后正面回答媒体,其后的两轮季后赛乃至最后夺冠,黄少天在发布会上的发言除了“是啊是啊很开心”或者纯粹的战术评论外再也没有流露出这样激烈而鲜明的情感——简直对不起他联盟第一话唠的称号。

当然退役发布会上这人狠狠刷回来就是了。而且刷的那叫一个声情并茂,缅怀过去展望未来从训练营到退役,每一个细节都生动鲜活到让人怀疑他是不是把记忆力都用在了这方面。
——其实解释起来很简单,就像每个人死前都会回忆起很多的事,离别时涌起来也是铺天盖地。

。04

发布会那天晚上黄少天又被灌了酒,职业选手们在这方面展现出了惊人的默契以至于最后他只能在喻文州搀扶之下勉强回到宿舍。

然后第二天醒过来黄少天就开始着手打包东西准备离开——发布会之后他和蓝雨的合约正式结束,再住在战队宿舍当然是不可能。
真的整理起来黄少天的东西也不算太多,宿舍家具本就是战队提供,而男生的衣柜向来简单粗暴,——何况现在是夏季,越冬的衣物季后赛前就已经打包回家——,但黄少天把最后一件T恤叠好码在床上的时候还是觉得累得要命,而且是由内而外、身心俱疲。

前一天喝酒的后遗症还在,他虽然不像叶修那样一杯倒,但从小到大没沾过几滴酒从来老老实实喝饮料的人在突然干掉一打扎啤之后确实很难保证自己第二天起来精神抖擞。于是黄少天就晕乎乎的躺在床上睡了过去,临睡前脑海里最后浮起的念头是似乎忘记锁门。

是喻文州把他叫醒的,捎带着还把他的行李整理完毕,东西一样样放在箱子里就差合盖落锁。

“队长?我的衣服呢?”
“醒了?衣服帮你放箱子了。感觉应该还好吧一口气喝了那么多酒……说起来你不会一觉睡到了现在吧?”
“没问题没问题啦说起来昨晚庆功宴后不是队长你把我送回来的吗我当时那有可能梦游着整理衣服啊!顺便队长你刚刚真够话痨的简直和本剑圣有的一拼说说说是不是因为担心我?”
“我承认。”
过于坦荡的回答让黄少天借机调戏队长的想法都落了个空,两个人就这么相顾无言、一躺一坐的待了半天。

结果还是喻文州先开的口。

“有空回来看看。”
“好啊?”黄少天答应得极其爽快,“我又不是魏老大退役了玩儿什么失踪呢!不过我似乎什么时候都很闲啊这句话是不是应该改成队长你有空的时候?”
“我相信少天会把握分寸的。”
“这种时候这么相信我何必呢队长你就直说你知道我和经理谈过未来可能到训练营当教练或者在公会和叶修抢boss得了当然这两个月让我先好好休养生息……哎队长你原来不知道?”
“这次真的不知道。”喻文州懒洋洋的把玩起了黄少天书桌上的笔筒,“不过看来这间房也不用再腾空了是吗?”
“应该还是要清理的吧毕竟过几天退役发布会一开我就不再是蓝雨战队的队员啦教练或者公会的合同又没签过……我妈最近天天跟我讲人生不应该只有游戏至少也先出去走走。不过想想真伤感啊十八岁到二十九岁整整十一年啊少年子弟江湖老啊呸连而立都没到呢……”
“也是。”

他们的谈话一旦转入严谨就很容易断掉,倒不是没话可讲,就是太熟悉了讲不讲都无所谓。黄少天走了喻文州留下,黄少天对蓝雨来说很重要代表着最初的荣耀云云……心照不宣多谈何必。

“那时间也差不多啦,队长你还有话要讲吗没话我可就走了啊过时不候!”黄少天拖着个拉杆箱在走廊上慢悠悠的走,嘴皮子倒依旧动个不停
“保重?”
“干嘛这么深沉啦又不是我要去死反正以前夏休也异地着呢……啊瀚文他们出来了。”
蓝雨的新生代们如潮水一样涌出训练室,喻文州难得没有制止这种违反队规的行为算是默认。一堆人就这样默不作声的跟在后面走,反而还是黄少天声音高过一头:“哎你们这堆人不好好训练当心回头被虐好吗队长你也不管管跟着像个什么样子啊又不是送葬这放出去简直丢我大蓝雨的脸好吗看看这堆人祖国未来的花朵还能不能干正经事了啊!”
“少天,今天是夏休期开始。”
“啊这样啊我都快忘记了以前半个夏天跑俱乐部早不记得放假那天了……”
沉默的少年们发出善意的哄笑声,离别的气氛霎时变得轻快不少。

结果最后打的要走的时候黄少天还是特别激动的嚎了一句完全不顾丢脸不丢脸这个问题:“啊我刚刚忘记说了总之蓝雨一生推队长瀚文李远还有其他的更多人加油!我结束了但你们才是未来!”

然后前剑圣钻进出租车一溜烟就跑了。这种煽情的话拿来当个队员生涯结尾报道出来大概还不错,但对于他这个年纪来说……其实蛮耻的。

不过这种时候还不忘给黄少天发了条【大家都很感动,没想到少天你这么励志啊 ^ ^ 】的喻文州先生,都最后了心还这么脏真的好吗?

很快黄少天就气急败坏的回过来一条:“求别提啊啊啊啊啊晚上PK啊队长!”

“好啊。”


。05

结果这天喻文州回到自己在G市的单人公寓就看见黄少天扭过头来对着他笑,灿烂得仿佛永不结束的盛夏。

“少天?”
“哎队长你居然来啦!”
“那天晚上落了点东西。”喻文州说的是夺冠那天晚上,他和黄少天没住在宿舍倒是来了公寓……咳有些事影响不好大家懂的。
“噢噢噢那天……”黄少天估计着也反应过来他的言下之意,脸一红也没多说话。
“没赶飞机?”
“没呢反正我爸妈都没退休忙着呢让我过几天回去他们也好准备我跟你讲啊刚刚叶不修又在抢boss简直精力充沛小蓝看见我出现跟什么似的简直像捡到根救命稻草君莫笑有这么可怕吗哦虽然外形是不敢恭维了点这装备混搭的……”
“少天你拿着夜雨声烦上游戏了?”
“是啊是啊估计论坛这会儿已经刷爆了吧队长你看!”黄少天打开论坛给他看,果不其然一堆人沸沸扬扬的讨论夜雨声烦在网游里和君莫笑互刷。

然后喻文州突然觉得很轻松。
就像什么都没变过,黄少天依旧操作着夜雨声烦,至于不在索克萨尔旁边……嘛本人在喻文州旁边一如既往说个不停就是了。
就像退役不过是一些事的告一段落,而这世界从来生生不息。

fin.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