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黄楚]人间一逆旅

……纪念我终于收到了样刊(。
标题灵感来自李白的「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虽然我已经把逆旅从旅舍曲解成了字面意思的旅行……青莲居士对不起(x


人间一逆旅

CP黄少天X楚云秀
Written by 筱夜




[。01]货不对板 
 
“欸魏老大你确定没坑我?说好的简单任务呢这简直货不对板好吗!”
“保证一个女孩子平安到达烟雨总部很难?”
“隔着千山万水我都能感觉到魏老大你在说出某个关键词时的猥琐之气!话说只要不是女生别说一个了一打我都能送过去大不了麻袋一套传送阵一画除了浪费点魔力之外完美极了好吗……啊这个主意不错魏老大我先终止连接了啊待会魔力干扰太强可没办法通话!”
“抱歉啊少天,在这个任务里禁止使用传送阵,我们是让你来磨练不是让你来要偷懒的,何况要说魔法你哪里比得上人家喻文州的精度……”这次的应答换了个人,方世镜苦口婆心唠唠叨叨,给黄少天交代起了注意事项,“总之一路上能避免用魔法的就不用,烟雨势力范围内最不缺的就是对魔法波动敏感的人。可以的话最好把你的所有带攻击倾向的魔力波动都隔断,抑制装置在你的披风内袋里。”
“所以你们才会派我来执行任务吧?”黄少天愤愤不平的从口袋里摸出那条银链子戴上,“整个蓝雨一半都是靠魔法吃饭就我偏向物理系是吗真是剥削劳动力——”
“反正你挺开心的不是吗。祝你好运。”方世镜实在是受不了他,确定没漏下什么要说的之后果断切断了联络。
“喂!”黄少天站在原地,再次感受到了有话说不了是多么让人痛苦的一件事。
 
“这位先生?”黄少天浑身一激灵,扭头就对上任务女孩那双没什么感情的淡紫色眼睛。
“啊啊对了其实我没有嫌弃的意思!只是不习惯任务范围内出现女生而已你知道的!干我们这一行的从来就是男多女少比例失调很多年。”蓝雨尤其,他在心里恶狠狠地补上一句,连食堂都是大叔真让人绝望不是吗。
“不我只是想说,我们可以出发了吗。”少女站在已经备好的马车前,百无聊赖的推转着左手上的银环,繁复的花纹和镶嵌的鸽血红宝石在宽大的袖口一闪而逝。
“当然。”黄少天不想让眼前这个看上去生养于富贵之家的女孩受太多惊吓——比如这一路上看似风平浪静实则危机重重搞不好两个人都会受伤——于是在马车内坐定后他用了尽可能轻松愉快的语调宣布,“欢迎加入冒险家的行列!”
——反正他这次的任务要求就是扮成普通的冒险家和少女一同北上,听上去简直集浪漫旖旎和轻松惬意于一体……问题是荣耀大陆上近些年来佣兵团、教会、商帮种种实力乱得可以,每个区域名义上实施自治互不干涉,暗地里多少乱糟糟的交易谈判在进行没人知道。
“那我是不是穿错衣服了?”对方万分配合的接了话茬,指指裙摆一脸的嫌弃装束累赘。 
“错了就错了反正冒险家本来就只是一种概括而已事实上每个人都不一样,非要说共同点的话就是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点热衷于不稳定和神秘现象之类的吧,按吟游诗人的说法就是‘连血液里都充满躁动因子’之类的……太美化了好吗这种时代里啊不我什么都没讲你别在意!”何况妹子你真的算冒险家吗穿成这样赶路都很艰难吧……
“流淌在血脉中啊……”少女笑笑,面部表情一瞬间鲜活起来,连带着原本安安分分扣在膝盖上的双手也开始快速而灵巧的活动……黄少天赶紧闭眼。
——因为这个对方在毫不避讳的脱衣服。
 
“其实没关系的,反正你什么都看不到。”
即便被这么说了黄少天也犹疑了半天才睁眼,他能感觉到对方拉开了马车小窗的帘子想必是衣衫端正……叠好的长裙放在膝上,楚云秀现在的装束是衬衫马甲、以及便于活动的短裙和皮靴——她简直是在顷刻间从娇滴滴的富家小姐变成了那种能混迹于酒馆和乡野小店的冒险公会成员。
“哇哦。”黄少天吹了声口哨,直觉告诉他这次任务应该会很有趣。光是这个女孩子前后的变化就能让人对于接下来的旅程充满好奇心。
 
傍晚。
马车尚未停稳,黄少天已经抢先一步跳到地上,而他正在考虑要不要发挥绅士风度扶一下楚云秀的时候女孩也已经安稳落地,提着箱子望着几里之外连绵的山岭。
“别发呆了,你现在的样子就像吟游诗人讲的长发公主哎好像从来没出过门!回头你想看的话安置完东西我可以把你弄到屋顶上去啦,爱看夕阳看夕阳要是拖得久点还可以数星星。”任务书上写的普通人的生活黄少天不算特别懂——毕竟他的少年时代没有父母也没有兄弟姊妹——不过按之前方副队说的“像对待你的队友一样”他好歹做得到。
“嗯……那就这样,不准赖账。”女孩子犹豫了一瞬,而后提着箱子就往里走,仿佛十秒钟前那个沉醉于夕阳之中的人不是她。
 
要房间的时候他们遭遇了难题,楚云秀坚持要一人一间并且表示她可以负责多于委托的钱款,黄少天心想你要是能一个人住一间的话要我这个护送者何用然后坚决的对老板娘说只要一间房不过能两张床吗。
老板娘暧昧的笑了两声,然后表示好啊没问题。
与此同时黄少天被楚云秀狠狠掐了一把。
 
进到屋内黄少天终于不用担心话说太多给他人留下深刻印象以至于被追踪,一秒碎碎念了起来:“又不是说不带你去屋顶这位小姐手下留情好吗我这手还要用来握剑呢好吗!”
“……你用了假名吧?”
“啊原来你是担心传出去影响不好算了吧这里的店家别的不说至少信誉一流何况任务期间紧急情况我只能这么做了……说起来装成兄妹怎么样同父异母或者同母异父这种故事我觉得我编起来还挺有把握的。”
“不用了。带我去屋顶。”楚云秀觉得自己跟这位扯什么都是多余,第一眼看上去冷静的人怎么能这么话唠而缺少某些常识……


[。02]组合
 
蓝雨所在的蓝溪城往北就是山,而这种山岭的特产……毫无疑问就是山贼强盗留下买路钱……之类的。 
比如此刻黄少天正在一边对不远处的强盗喊话一边考虑是拔剑还是狂飙……反正不管怎么样他都不掏钱。其实要是搁在平时黄少天压根就遭遇不到这群人,他自己在跑路和隐蔽上点的技能点足以笑傲荣耀大陆,但问题是这回添了个妹子,虽然昨天换装完的那一瞬间帅气如女王,但黄少天认认真真打量完对方的体格后还是感到了绝望——魔法波动无,身形虽然轻盈但力量不足……所以说归根结底妹子你还是图样图森破了点吧?
 
这天考虑到路途上的隐蔽程度黄少天还是找了马车,只不过不像昨天雇主友情提供的那样位置宽敞。楚云秀提着箱子坐进去尚有余裕,但再加上个他……未免有些太挤。
结果两个人就变成了一个稳坐车内一个和马车夫勾肩搭背的局面。
而这会儿马车夫早就吓到手抖,别提驾车了能不摔下座去就算好的了。黄少天把他往座厢里一推,抬眼看着围上来的一群壮汉;“苦海无涯回头是岸,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有人双手交叉捏起了指关节。
“好吧好吧我真是何必对你们好言好语的啧啧啧浪费口水……”黄少天叹了口气,放弃了用劝说让对方放自己走的想法,拔出了冰雨,“那就来吧。”

几次凭借人数优势的攻击未果后对方明显意识到黄少天的不好应付,于是转而开始攻击马车车厢,试图把里面的人逼出来——反正哪怕当个人质也好。黄少天跳到车顶上打法如同砍瓜切菜,但终于还是疏忽让一个瘦小的山贼钻了进去。
可恶!黄少天心里暗骂,他现在已经敲晕了绝大部分的对手,不出意外的话马上就可以径自离开……现在却要硬生生的即将被人用任务对象的性命威胁!

楚云秀被人从车厢里拉出来的时候表情呆滞,瘦小男人左手环住她脖子上右手马刀已经指向黄少天了也照旧一言不发连声叫都没有……黄少天心想姑娘你该不会已经傻了吧所以说冒险就不适合你啊,一边罗列着可能的策略。
气氛一时无比凝滞,唯有冰雨仿佛感应到了主人的怒火,发出轻微的鸣叫。

还是一瞬间的事情。
女孩突然暴起,提腿、肘击再加上后踹,动作行云流水,而后叮当一声响握刀的人失去了他的武器。
现在换成楚云秀左手按在男人的喉咙上,右手持匕平放在他的心口,目光冷淡语气里满是鄙夷:“欺负女性真的好吗。”
“救……命……”男人勉强挤出两个字,然后就晕死了过去。
黄少天收回手看也不看受害者脸上的红印,转头就对着车夫喊:“愣什么愣人家姑娘都帮你把强盗解决了哎我们赶紧走行吗是非之地别久留啊!”

很久以后楚云秀问黄少天为什么当时急急忙忙上马车离开山贼窝的一路上他都保持着思考人生的架势,黄少天回答说我只是突然在想一个问题……要是换了马车夫被挟持,那个强盗的待遇会不会好一点。

不会。
这是楚云秀的回复。
因为那样你就直接抄着冰雨上了吧。

又是旅舍。
吃完饭楚云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黄少天拉到了屋顶上,美其名曰看星星。
望望四下无人,黄少天神情严肃:“楚云秀是吧,我想我们需要聊聊。”
“聊什么?”
“嗯我们组个队怎么样!在任务结束之前!”黄少天说的义正词严斩钉截铁,“我就说我昨天忘了什么呢冒险家怎么能一起行动却不组队!”
“算是什么奇怪的认可吗。”
“哪里奇怪了你看星辰璀璨我这可是诚心诚意,不要算了噢就是浪费了我人生第一回邀请而已嘛我真的不在意的!”
“好呀。”楚云秀突然有点想笑,眼前这个人自说自话原本应该是她所不喜的,可怎么突然感觉有点……可爱呢。
结果她就答应了这个邀请,即便原本想好了一路上都要谨言慎行。

[。03]风眼

大约是因为第二天那场打斗太过惊险刺激以至于一次性花掉了所有的冒险值,接下来的几天里黄少天和楚云秀的临时小队简直风平浪静。
——专指对外,对内自从楚云秀彻底把那套繁琐的服饰压箱底之后两个人的斗嘴就没怎么停过,多半是因为黄少天话多而又缺少逻辑、跳跃性强到让楚云秀经常性无法忍受。
不过对于在平淡无奇的旅途上有这样的同伴这件事,两个人其实都相当满意。
黄少天反正本来也被吐槽惯了,这个姑娘说话不多但是每每掐到七寸的风格倒是意外比团员间插歌打诨说烂话更能激起他继续说下去的欲望。楚云秀则是人生前二十年就没见过如此能说的人,理智告诉她应该直接把对方放置,情感上却有个拿着法杖的小人儿戳着她继续听下去。
反正这样的日子注定不久长,任务总有最后时限,于她而言尤其。
 
虚渊城是到烟雨本部前的的最后一个主城,黄少天拉着楚云秀跳下马车的时候实际上才中午,本来不该是停下来休息的时候。
但是黄少天说着休息一下就拉着她往街道一隅跑,车夫在后面喊着客人您的行李不要了吗……楚云秀止住脚步打算掉头回去拿,拉着她的手的某人回头一瞪:“雇佣时限还差三个小时才会结束,不想在档案里被投诉的话请牢记这一点以及服务准则好吗谢谢配合。”

“黄少你刚才是怎么做到这么流氓的。”被带着在一家小酒馆的吧台上坐定后姑娘不禁抚额叹息。
“首先小爷我是剑客,其次顾客是上帝大约是这块大陆百分之九十九商贩走卒的准则包括我们团有时接任务也是,当然你得刨去叶修那种给钱都不见得帮你干活的奇葩。”几天下来黄少天运用连词的频率直线上升,乍看之下条理性增强不少但本质上依旧跳跃。
“那我呢?任务对象算哪种?”楚云秀被勾起了好奇心。这几天来黄少天对待她的态度称不上尊敬(楚云秀承认自己第一天见面就上演换装戏码确实不够正经,但是长裙实在太麻烦了早卸早轻松),但始终称得上热情——至少每天晚上都陪着自己在屋顶看完星星再去睡觉。
“上帝是女孩的设定我可从来没听说过何况你……不过其余的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啦也啊啊啊麻烦死了让我先干点正事!”黄少天一脸纠结表情转向吧台,下一秒钟扯着嗓子开始喊,“迅哥儿好久不见别来无恙给我两杯金桔汁!”
“不喝酒?”楚云秀诧异的挑了挑眉,突然意识到这几天里对方确实滴酒不沾。
“姑娘你有所不知,光是为了喝酒黄少才不会来我们这家小破店……或者说来这里的人多半不是为了喝酒。”酒保也是个年轻人,端上两杯果汁之后靠在吧台上玩着调酒匙,“不过黄少天你敢不敢换个称呼信不信我下次送你假情报!”听上去颇有几分咬牙切齿。
“你每次都是这么说来着哪次实践过?不过这次我真的就一个问题麻烦你好好回答啊哪怕看在我上次帮你搜集了档案的份上。”
“说说说!”
“烟雨城最近天气怎么样?”
“当我天气预报呢你……前夜有雨,昨天勉勉强强阴着没落水,明天估计不下雨的话也晴不了,推荐你们别去凑潮气的热闹肖时钦说这种天气至少得到下个月三号才能了结。”
“看来我们明天要备好雨具了啊下雨简直麻烦到爆。”走出小店的时候黄少天这样说,楚云秀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敢情这个人还真的就来问问天气?

“虚渊城今天倒是天气不错,逛逛吧?”
“……你自己说的可别后悔。”楚云秀挑眉。
“没关系车夫候着呢。”一脸得意。
“……”
——车夫表示心好累不想再爱。

这天晚上黄少天给蓝雨本部发了惯常的报告讯息而楚云秀继续写她的日记,如同每个在屋顶看完星星的夜晚一样风平浪静。
——只是都知道不长久。


翌日。
黄少天这天一上马车就开始打盹、全无任务执行中需要保护他人的自觉,可当楚云秀从皮鞘里抽出短刃来擦拭的时候剑客一秒钟睁眼开始左顾右盼。

……啊,好像猫,就是不知道触感怎么样。楚云秀这样想着,然后伸手就在对方蓬乱的头发上揉了一把。
“喂喂你是我姐吗!顺便没事情别动刀子马车晃着呢一不小心戳到人多不好!你还笑得这么开心是什么爱好奇特的变态吗原来!”黄少天原本还以为有人偷袭,下意识要格挡却只撞上姑娘满脸微笑。
“说不定我真的比你大哦,生日是通历144年八月三日,凌晨。”
“……靠。”黄少天愤愤不平,“我绝对不会叫你姐姐的区区七……”
“……已经暴露了。”姑娘噗嗤一声笑出来,为了掩饰失态决定把短剑递过去,一脸的好整以暇,“算了我什么都没听见,现在帮我看看武器状态?”
“很好啦,四天前你才用过它并且没有卷刃,别动不动擦了。”黄少天本想顺便帮她把武器放好……奈何位置过于微妙而他自诩也算是个绅士。
“哦。”楚云秀把短剑收好,及膝的裙子盖住冷兵器的光泽,她看上去又是那个刚出发时的大家小姐、娴静而端庄。
“光看外表还真挺有欺骗性,本来想提醒你烟雨城最近有些乱的不过看你这个气势还是算了吧谁碰你谁倒霉。”——完全忘了这一周里和楚云秀待最久的就是他本人。
“我知道啊,”楚云秀托着下巴望向窗外,“混乱的起因不出意外就是我。……你不用问了我没那么不小心说漏嘴。”
“噢难怪我说这次路上怎么这么平安呢我这就是在台风眼啊。”
“是啊搞得我都有点歉疚感……”楚云秀顺着对方的白烂话说下去,突然下了个莫名其妙的决定,“作为补偿的话我可以把这个镯子送你,不过要等我平安到达。”
“感觉很名贵嘛姑娘你居然如此洒脱不科学还是说你怕我把你半路扔下拿这个来诱惑我……咳别瞪我啦这么漂亮的镯子求之不得不是吗。不过我很想以前辈的身份说一句……喂喂什么眼神至少冒险经验上我就是比你老!”前一秒还各种雀跃的少年音色突然低沉,“有时候你担心太多,说不定才会真的不平安哦。”

“……让他说中了。”
迎面看见忍者模样的男人走过来时楚云秀叹气,只不过这次紧张不安再也没有哪个环状物能让她推转着来缓解心情。
“让我想想,与其说是迎接不如说是限时拘禁吧……劫风的事情哪里是个秘密哦师父这个乐天派。”
“楚小姐果然是个聪明人,那又为什么要愚蠢的直接前来呢?”男人笑起来,语气里满是讥讽。
“因为我已经在风眼里了,原地再怎么平静前后左右跨出去都是狂风骤雨……虽然没有想到你们会这么嚣张。”
“那可是劫风,这座城市的荣耀。除了你师父没人会想到把它给一个女孩子。”

荣耀荣耀又是荣耀,楚云秀有些暴躁的想,这些人根本不知道劫风的本质归根结底还是武器吧?
——那可是能够刮起劫掠之风的强大法器。

她发呆的当儿男人已经在地上画好了传送阵,做出一个名为邀请实则命令的手势。

——而她终究被裹挟其中。

[。04]烟雨

“楚云秀你敢踩进去我就真的不救你了!”某人威风凛凛的声音,“难为我还帮你找了你想见的人。”
“云秀。”是师父的声音。

楚云秀一时间头晕目眩,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是真人啦愣什么愣,姑娘你这逆天的澎湃魔力我这个物理系哪里瞒得过!”
“接住它。”

要想理解这个场景,让我们不妨暂且把时间拉回一个小时前。 
那会儿楚云秀在城门外强硬的与黄少天分别,扔过手环表示见此如见我雇主不会不给钱,然后一个人对着护城河水面发呆……实际上她是在试图建立通讯奈何始终失败。
所以她也就没有看到黄少天快步流星走向的地方是城门。

夕阳的余晖里年轻人几缕飘在兜帽外的栗色发丝仿佛透明,除了拿着的信筒之外没有任何让人记住的特色,这个人看上去就像影子。
——尽管他接下来干的事情一点也称不上低调。

“蓝雨来使,求见烟雨城主!”

“请。”几分钟后年轻人脚下出现了星蓝色的传送阵,他见怪不怪的往正中央一点(更恰当的说法是踩),下一秒便出现在了某间会客厅里。
中年男人坐在高背椅上,看不清表情而气场凛冽。

“我谨代表蓝雨。”黄少天神情严肃,双手将带有蓝雨徽记的信札递上。
“辛苦了。”对面的男人身体略向前倾,接过文书的同时也算是回礼,“想不到会是这样一个年轻人带着冰雨远道而来啊。”
“蓝雨的信物和圣物这种话就不用提了,我带着它不过是因为我就是冰雨的使用者罢了。”黄少天漫不经心的收回了之前为了证明身份而拔出的剑,言词里都是意气飞扬。
“……倒是让我想起来一个很有天赋的小姑娘,可惜她不在。”
“在的哦。”
话音刚落就有一团冷光向男人飞去,他伸手接住看清楚之后,神色错愕:“她在哪儿!”
“问问你们的那些反对者就可以了,我从头到尾就是个跑腿的不管是知道太多还是说太多都不好您说是吧?顺便这一刻以前我一直以为自己在猜测!”
“所以说其实结盟根本就不存在,你来的目的是为了送另一封信对吧。”男人苦笑,随手把那封信扔进了抽屉。
“对啊,那个傻姑娘自己不来我也只好帮点忙咯。”
“没记错的话你比她还要小吧……别看我,魏琛上次炫耀的时候卖的你。”
“好了这不是重点,把她找出来吧不然夜长梦多哦不对是来日无长。”
“……你怎么比我还急。”
“大叔你好烦啦管得着吗。”

然后两个人都笑了,仿佛达成某种默契。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就异常流畅顺利,中年男人不负大陆第一元素法师之名,仅凭操控风元素就感觉到了楚云秀所在……黄少天惊讶的发现这姑娘居然就在他离开的地方和另一个男人僵持不下。

然后就是一开始的那一幕,楚云秀接住了劫风,于是一切尘埃落定,如同之前种种不过是无伤大雅的小玩笑。

黄少天站在一边看着楚云秀被劫风认可,嘴里念念叨叨:“所以说阻碍故事发展的设定我才不想看见呢英雄配宝剑还差不多老年人就是观念迂腐楚云秀哪儿不好了……哎?!”
惊觉自己刚刚说了什么奇怪的话,黄少天默默捂脸,一双眼珠子却机灵的很、照旧眼观六路。

然后他就看见楚云秀走了过来。
“来聊聊?”
“聊什么啊……算了我招供,你的身份之前我都不确定但是抑制解除之后就没什么好怀疑了,这么漂亮又强力的装饰物可不多见。何况你还说了自己生日。”
“这不是重点……你为什么会知道劫风的传承必须要在我成年前完成?”
“因为我曾经完成过同样的事情,四年之前。说起来我其实挺犹豫要不要真的把你送过来,‘来不及’这个理由虽然肯定会被投诉到没有佣金不过至少你就不用被这种麻烦一辈子缠上了。”
“……麻烦收收你多余的同情心。”楚云秀别过脸,“我为什么要嫌麻烦。我继承了的话师父就不用被反噬了,光是这个理由就足够。”
“所以我改主意了啊。想想你对付山贼如此飒爽,这么帅气的姑娘没人舍得拦在她前进的路上吧?”
“喂喂你怎么语气越来越浮夸了!”楚云秀无力。
“好吧好吧你不想被夸我就说实话了。其实这几天我简直前所未有的心累,打暗语搜情报伪造文书,狂躁到差点就想要放弃。”
“……哦,那真是麻烦你了。”女孩子语气干巴巴的,“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
“因为是同伴这个理由够了吗?”
“你觉得呢——”拖了长音。
“好吧好吧女孩子就是难搞打破沙锅问个没完了是吧沉默攻势我最扛不住了……我难得遇见作为同类的女孩然后想了想觉得自己可能有点喜欢你所以想帮你这个理由有没有合理点?”
他促狭的笑起来,果不其然看见女孩子脸色发红。
“你开什么玩笑!”
“……啧啧啧,说真说假都不信……那就当我送你的生日礼物好了。”黄少天耸耸肩,他对于楚云秀的定位至今模糊,同伴、同类又抑或喜欢的人,不如干脆先拿对方生日讨个巧……反正有句话怎么说的人来着……哦对了,来日方长。

[。05]澄清

只可惜黄少天还没想清楚那种感觉应该叫什么,他就差不多该走了。
这几天楚云秀和他见面的次数其实不多,继承了劫风之后这个姑娘就自动的成为了烟雨的下一任城主,每天都跟着她家师父跑东跑西,不是认人就是尝试处理公务。
……一对比还是蓝雨比较好啊反正文州在……等等蓝雨?!
黄少天惊觉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和本部建立联络了。
烟雨作为法师众多的城市对于魔法的限制其实也是最严格的,比如这里对外通讯的建立需要经过一定的过滤审核再检查权限……作为一个刚刚帮了城主大忙的外来者黄少天其实可以自由行动,只可惜之前有几个任务的惨痛教训过于根深蒂固记忆犹新他还是习惯性的把自己隐匿了起来,连着三天都把自己搞得仿佛人间蒸发。
……也许楚云秀他师父会记得跟魏老大讲讲自己的丰功伟绩?算了讲了又怎么样方副和文州那天通完话还特意叮嘱不管怎么样只要活着就要发信……完蛋了。
黄少天脑海里慢慢浮现出两张微笑的脸,突然有点不寒而栗。

“喂喂这里是黄少天!坐标烟雨城状态良好任务三天前已完成!”
“这个我们前天就在烟雨首领和魏队的通话里知道了。”喻文州的声音很平静,“具体情况不用讲了,我只想知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回来啊……理论上随时待命。说起来这次能不能让我用传送阵啊让魏老大暂时打开本部一小块然后再精准定位什么的!这次任务出得我累惨了好吗,我从来没发现自己这么多管闲事没事情提供了一摞的额外服务!”既然是好友在对面并且语气温和,黄少天也就不刻意掩饰什么,想说什么就全部交待了。
“人总会有那么一刻不像自己的,很正常啊。而且如果是少天的话,其实都是有理由的吧比如上回你说着被拉去其实只是看不惯刘……”
“求别提人艰不拆叶修那个剥削人的家伙!”黄少天登时炸毛,那个任务的结果他记得很清楚,刘皓吃了闷亏回去还要被陶轩责骂,简直作为对手也要心生怜悯。
“好吧不提就不提,不过我很好奇这次的理由。”
“非要说的话,因为楚云秀这个人咯。”沉默了半晌黄少天说,“不想她因为小人而失去一些事情而已,说起来为什么你们都这么热衷于问为什么啊烦烦烦我最近听见楚云秀三个字就整个人不太好……”
“少天你是恋爱了吗。”这次传来的声音明显带着笑,“哦对了刚刚魏队说了你还有三天时间,‘处理完儿女情长就给我回来目的地设成蓝溪城门口能死啊’,原话。”
“怎么连文州你也……”黄少天无力,“算了报告完毕,再见再见再见!”

“黄少天。”
被点到名的少年急忙回身,然后看见紫瞳女孩在他身后微笑。
——有谁说人生总有那么几个时刻似曾相识的?

“楚云秀。”
“哟,刚刚谁还万分嫌弃说不想听见这三个字的来着?”刚刚成年的女孩晃着手镯——现在它是件彻头彻尾装饰品了——,语气戏谑。
“你果然什么都听到了吧从头到尾包括一开始……不过也好,”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眉眼飞扬,“我修正一下那时说的一句话吧,现在看来它真是给你带来了完全错误的认识啊。”
“哎?”
“我不会嫌弃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绝对不会。”

——觉得似曾相识气息扑面而来的一瞬间黄少天下了决心,要知道有话不说可不是他一贯的作风。

“……可我还是很想嫌弃我喜欢的男孩子。”这次没有面红耳赤也没有瞠目结舌,对方愣了一下很快给出了回复,神色狡黠,“所以说要不要我把你这个讨人嫌的主儿免费送回蓝雨去?我想了几天还是觉得这个方案比较合理。”
“咳咳……别闹!”黄少天相信只要她愿意,劫风一出蓝雨的防护还真的不一定挡得住。
“开玩笑啦……至少也等你生日之后。”楚云秀眨眼,“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怎么着也要答谢一下。某个人是比我小一个星期吧?”
“能不提吗!顺便魏老大说了三天我生日可还有五天呢你觉得我能待久?不如你跟我回去好了不过估计我真怎么干生日礼物都该飞了吧蓝雨都是FFF团忠实会员来着。”
“……那就没有吧,大不了我送你咯。”一脸的看热闹不嫌事大。
“你好歹也是当事人之一有点自觉现在这样不觉得太洒脱了吗!你果然是飒爽系的……”黄少天突然很想捂脸。
“羞涩什么。”楚云秀翻了个白眼,“大不了就当我领了个送你回去的任务呗。”
“……这么一说莫名能接受了不少。”

——对了,就是任务。
——现在的一切都因它而生。

“那么,麻烦楚云秀小姐了。”黄少天努力的回忆着对方一开始对自己说了什么。

人生一逆旅,多少人惊鸿一瞥之后再也不见?楚云秀懒得数,她看过的小说听过的长诗里多得是这种故事。
……不过黄少天可不是匆匆过客。
想着对方之前做的种种,她笑起来,相当配合的说出了台词:“一起去冒险吧。”


fin.

评论(2)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