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柯/降新】问道于盲①

-俗套的时间循环设定。

-私设满载/各种if/大纲灭文

-预警:cp要素淡薄,含CB向的银弹/柯哀/景零/降风





1-1 世事无常


降谷零发现自己回到了四年前。

毫无预兆的。


他没有许愿也没有重伤,仅仅是精疲力尽地回到住处睡了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在车站上,身边是……赤井秀一和诸伏景光!?

液晶屏尽职尽责地显示着包括年月日在内的时间,降谷零抬头看了一眼就险些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只好压低帽子遮住脸。他的脑海里一瞬间跳出无数相关的影视作品——从《恐怖游轮》到《源代码》,从《回到未来》到《蝴蝶效应》——可惜都没什么参考价值。


让他回过神来的是赤井秀一陡然拔高的声音。抬眼看去,拉着FBI衣角的女孩子正一脸苦闷地面对兄长的训斥,很难想象在未来她会伶牙俐齿地跟自己打机锋。

“你在这里等着。”做兄长的并未揭穿妹妹的小把戏,径自去往售票机前,留下小姑娘在原地。世良真纯好奇地指着吉他袋提问,成功得到诸伏景光的示范教学。


……真是让人怀念的音色啊。

几乎是在一瞬间,降谷零做出了改变过去的决定。科学原理也好蝴蝶效应也罢,统统都见鬼去吧。


这之后组织的任务都和他记忆里分毫不差,曾经令人头疼的、Vermouth的易容试探在有了前车之鉴的情况下也不再难以防备。Boss需要有弱点的人,于是Bourbon喜欢各式各样的豪车而Scotch酷爱音乐鉴赏,两个人都依靠刀口舔血支撑奢侈爱好、因而不易背叛——这理由再真诚不过,任谁都寻不出破绽。

而那个昔日梦魇般的时刻自然不复存在。那天他和景光恰好领了新任务,他负责开车、景光负责捣鼓车载音乐。Les Champs-Élysées在Aston Martin里轻快地流淌,好似时光永不老去,路途永无止境。


“Bourbon,你开太快了吧!?”

“抱歉抱歉,今天心情比较好。”

“吃到罚单会很麻烦的。”

“没事,我记得限速。”

不合时宜的,脑内突然出现了某个曾经坐在副驾驶座的小侦探。那孩子因为他的突然加速差点摔了手机,小声抱怨着“时速飙到180公里前至少先说一声”。


不知道这次还能不能遇到那个小骗子啊……我可不会在同样的地方摔倒两次。


“……你笑得真奇怪诶。”

“有吗?”观察手*笑得愈发开朗无害,“只是想到赚了这笔钱又可以改装汽车了而已。”


*私设:零和景光是观察手和狙击手的组合。原作没提到景光的武力值我就当他远程了(。


+++

凭藉过去和Vermouth的短暂合作经验,这一回安室透和她的关系还算不错。比如习惯性地在共同任务前喝一杯酒(组织经费报销),又比如聊天时彼此心知肚明地绵里藏针、刺探信息。


这次也不例外。

从美国回来之后Vermouth就始终心情不错。鉴于这点组织高层都有所察觉(不如说她根本不打算掩饰),Bourbon此刻发问也不算太突然。


千面魔女瞥他一眼,语气辨不出喜怒:“怎么,你想收集我的情报?”

“活跃气氛的话题而已。”

“呵呵……告诉你也无妨,遇到了有趣的孩子。”

“哦呀?”

“细节是秘密。”Vermouth心情很好地端详着手里的杯子,“那孩子……让人很期待。”

“这可真是难得。”安室透虚情假意地叹气,伸手替她倒酒,“我可是满心担忧这次的任务。”

女人对他控制良好的好奇心以及识时务的岔开话题相当满意,笑吟吟地呷了口酒:“放心吧。”


回想起来,上一次在调查Sherry行踪以及赤井生死之前他和Vermouth并不相熟,自然也没有像这次那样听她提起“某个有趣的孩子”。

江户川柯南?

结合Vermouth提出的交换条件,这个推断意外的很有说服力。但为什么一个小孩子会独自一人出现在日本,并且恰好和毛利兰有关系?

真是个让人头疼的小骗子。

不过,美国啊……啧。难怪那孩子和FBI关系那么好。

江户川柯南和赤井秀一的默契有目共睹,一大一小合起来甚至给他下了个套。就是不知道在他进行第二次卧底生涯的此刻,那场精彩绝伦的戏码会如何上演。


到时再说。景光并未迎来死亡的此刻,他对赤井的厌恶只是相当纯粹的、对外来人员的不满而已。相比之下,组织的事才是最为优先的。



奇怪的是,直至宫野明美死亡、Sherry失踪,毛利小五郎还是那个名不见经传的侦探。

安室透自认所作所为都称得上谨慎,正常情况下蝴蝶效应并不会影响江户川柯南在毛利家寄住。于是剩下的解释只有一个,那孩子从一开始就是冲着组织来的。而他救回诸伏景光并且提前破坏不少组织计划的事情,大概改变了这孩子假托毛利名义的做法。

说不遗憾是假的,但特意去找一个七岁小孩子还是算了。毕竟组织这摊浑水,未成年人能离多远有多远。


这个想法一直持续到了“Kir车祸后被FBI控制”为止——和上一次过分相似的剧情,要是接下来赤井秀一又死在来叶岭的话……

果不其然,几周后FBI王牌探员死亡的视频消息被群发到全体有代号人员的邮箱,男人的一句“想不到会这么绝”听着要多真诚有多真诚。

——那孩子果然和FBI关系匪浅……啧。


压下心头那点烦躁,安室透打开了下一封邮件:是来自Boss的命令,要求他调查Sherry及其实验对象的去向,活着带回组织。

……这可真巧。


上次他推断Sherry和毛利小五郎有关,现在想来多半是因为这个躲在沉睡侦探身后的孩子。Sherry、江户川柯南、赤井秀一、宫野明美,昔日遗漏的关联连接上之后,一切都显得顺理成章。所以,不如今天就潜入工藤家去找那个变装的FBI谈一谈,或者再观察一下那个让MI6望尘莫及的老人又开发了什么新产品?


不……慢慢来吧。

他想了想,还是跑去波洛找了服务生的工作。江户川柯南对他的“小兰姐姐”相当在意,考虑到这孩子的心智年龄,应该不只是寄住关系。更何况药物名单里的另一位正是毛利兰的青梅竹马、兼小孩子口口声声念叨的新一哥哥。

他绝对不承认自己怀有某种程度上的期待。


仿佛是命运女神听到了他的心声,几天后、波洛咖啡厅迎来了一位小客人。


“那个,有柠檬派吗?”

像是纯粹在放学路上无心路过而被甜品吸引的样子,小小的眼镜少年走进店门,笑得纯良无害。

“有哦。”

“嗯~”小学生拖长尾音,跳上高脚椅乖乖坐好,“柠檬派加橙汁,麻烦店员先生啦~”

倒是一如既往的喜欢装可爱,而且比起上次演技更加熟练了。不过这孩子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毛利事务所楼下?


——“江户川柯南和毛利兰有除了寄住之外的关系”,如果说之前只是怀疑这一点的话,那现在几乎可以确认了。

想来是因为工藤新一建立起的关系。那个高中生侦探曾经出现在Sherry的药物试验名单上、被她标记为“Dead”,但迄今为止没人见过尸体(就像组织无法确认Sherry的死亡一样)。而不管是曾经自己和工藤家主夫妇的对谈,还是冲矢昴这次仍然住在米花町2丁目的事实……背后也都和工藤新一有或深或浅的关系。

不如下次去拜访一下吧。


“给,柠檬派和黑咖啡。”

“诶……但我点的是果汁……”

“啊……抱歉抱歉。”

沉浸在思考里难得犯错的店员先生回头去准备果汁,没能看见小少年在背后皱起了眉。




最初意识到“有哪里出错”,是赤井先生提到“Bourbon和Scotch是搭档”的时候。

“诶?”

“怎么了?和你记忆里不一样?”

“对,稍微有点变化。”嘛,姑且还是不要提自己认知中的那段往事比较好。

“不影响大局吧?”

“啊,这个不会。”不如说还更好了。

“那就没问题。”

“嗯!”


但还是有点想见一面。他不觉得自己重回半年多以前的蝴蝶效应会强烈到这个程度——Scotch的死亡保守估计也在他变小的两年以前——可如果说是平行时空的话,大多数事情的发展又太过相近。而要说谁最希望也最有可能让Scotch活下去,除了降谷零之外不作他想。

要联系上他。试探也好单刀直入也罢,反正就算来自不同时间点又或者是平行时空,降谷零也不至于突变成黑方。

几乎是在一瞬间就做出了决定,江户川柯南略一思索,打算先去波洛咖啡厅看看。“这次的安室透”未必会觉得毛利大叔身边有灰原的线索,但上一次的多半会——说不定还会在列车之外接触以避免她的死亡。


于是他挑了个普通的放课后,在阳光灿烂的下午进了波洛。结果还真的遇到了稍微有些可疑的、会给一个小学生准备黑咖啡的安室透。

是巧合的概率未免太小,江户川柯南一不做二不休,在对方转身递给自己一杯果汁的时候凑了上去。

“零先生……好久不见。”


啊,果汁洒出来了。




1-2 拼图


半个小时后,一大一小两个人坐在了工藤宅的客厅里。


“柯南君。”

“安室先生。”

“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异口同声。

“四五年前,进入组织没多久的时候。”

“哇。”小孩子有些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好久。啊,我的话恰好是转到帝丹小学之前。”

“那之前是在美国吗?“

“不是。”

“是你带走了那位宫野小姐?”

“对。”小孩子托着下巴笑得得意,“会这么注意无关紧要的普通成员,你果然和明美姐姐家里有什么渊源吧?”

“彼此彼此吧。”

“诶,是赤井先生哦?”

“呵呵……这样啊。说起来,你和那个FBI联系多久了?”

“从我回来开始,稍微用了些哥哥的关系。”

“哥哥?工藤新一?他在哪里?”

“很遗憾,我也不知道哟。”男孩无辜地笑,“毕竟新一哥哥很忙呐……好,私人问题聊得够多了,转到正事比较好哦。”

“说得也是。”


感谢重来一次的机会,江户川柯南和安室透都获得了远比之前充足的情报——比如组织的目的。

“欲求长生的疯子。”小侦探咬牙切齿下了结论,安室透却在对方惯有的、出自正义感的愤怒之外,硬生生觉出些怨恨来。

不过现在证据还不够多,到时再问吧。

“你还记得时间逆流之前,发生了什么吗?”

“我被Rum带走,打了麻醉药品昏了过去……然后,回到了一年前。”

“也就是说你看到了Rum的脸?”

“哦……这个啊,她是十七年前杀死羽田浩司和阿曼达休斯的浅香,也是我那位笨手笨脚的新老师若狹留美——不过这次她会不会出现我就不知道了。”

“要铲除的话,肯定会遇到。”

“……是啊,我也觉得。”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安室透很想这么问。但考虑到这孩子也是个喜欢把一切掌握在自己手里的人——算了,下次吧。



临走前江户川柯南突然又叫住了他。

“呐,降谷先生,你看过土拔鼠之日吗?”

“那个一直被困在下雪天的倒霉主持人?”

“对。我在想……我们这样到底是一次偶然为之的机会,还是那种必须要达成某个条件才能跳出的死循环。”

“都没什么差别吧。”

“也是。反正不管再来几次,我都不想再被Rum带走。”

“我也不想再被Vermouth用枪指着脑袋。”就算时隔近四年,他也能回想起当时Vermouth的失态,女人眉眼间的戾气绝非什么演技,而是实打实的怒意。

“你的身份也被发现了?”

“不,但我没有遵守承诺。”

“这样。”少年没有多问,只是起身送客人到了门口,“那……安室先生工作要加油哦~”



很明显,江户川柯南知道宫野志保的去向。但他有能力把赤井秀一的假死算得严严实实,当然也能把Sherry藏得滴水不漏。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上次的组织只要求搜寻宫野志保,直至Rum出动才将搜索范围扩大到工藤新一,这次怎么一开始就要求大范围搜寻?

说起来上次那个总是躲在柯南旁边的小女孩,长得也有些像医生……或许?如果Vermouth的不老容颜并非变装而是事实的话,一切都说得通了。但这猜想过于天马行空,他还需要更多证据。


几日后,某家并不知名的企业门口。

“您好,请问这里是宫野厚司博士供职过的药物公司吗?”青年带着如沐春风的笑容说明来意,又在被告知离职多年之后露出遗憾的表情——然后再恰到好处地套上几句话。

扮个被导师使唤的研究生而已,对安室透来说并不难。

事实上,如果时间允许,他有自信只靠自己探得真相——但既然江户川柯南本人联络他要求停止调查,那也就没必要再花时间了。


果不其然,乍一见面小侦探就用了个命令句:“不用浪费时间了。”

“哦呀?”

“恭喜,她终于答应相信你一次了。”

“她?”

“喂喂……你不可能完全没怀疑吧?不然你在调查什么?”男孩翻了个白眼,自顾自地拿起变声器,“初次见面,我是工藤新一。”


“有趣的孩子”,Vermouth视如珍宝的两个人,与毛利兰一同前往纽约、在飞机上破案的侦探少年,FBI寄住的工藤家,某个黑皮高中生的口误……曾经散碎的线索争先恐后地涌入脑海,在少年清朗的嗓音里汇聚成完整的真相。

难怪江户川柯南除了帝丹小学的入学记录,就没有在这个世界的任何痕迹。


长久的沉默之后,因为药物退行至幼年期的侦探用回了七岁小孩的声音:“嘛,其他的应该也不需要解释了吧?”

“确实——你身边的那个女孩子是Sherry?”

“嗯,这次虽然勉强救下了明美姐姐,但组织内的事情我是没办法的。”

“这样啊。”

“所以,你还要把她交回去么?——不,应该说,你打算怎么保护她呢?”

“真是不可爱的监护人。”

“不敢当。”

“说起来,组织并没有要求我杀死叛徒——柯南君知道是为什么吗?”

“明知故问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吧……算了,他们应该从一开始就知道APTX4869的研发目的。所以Rum当时看起来才有点奇怪,因为她并不想杀死我,也不想杀死灰原。”

“感觉上和Gin不一样?”

“对,和Vermouth也不一样。”少年有些苦恼地揉着额头,“珍惜小白鼠咯。”

“……虽然早有耳闻。”

“但听着还是有点不舒服?”

“是。”

“所以,更加不准你拿灰原去冒险。”

“可Rum一定会出动吧?”

“就是因为这个。”尽管在室内、但依然顶着另外一张脸的小学生翻了个白眼,“虽然说以防万一,这次我和灰原都是每天易容的状态,但是Rum多半不会信我们俩真的死掉了。”

“那天?”

“啊,是特地来找你的,所以没怎么变装。”少年答得坦然,“如果是我认识的那个安室先生的话,会在的吧?”

“……你这是作弊啊。”

“有吗?总之,在被找上门来之前……”江户川柯南扬起惯常的笑容,“解决一切吧。”



1-3 阿里阿德涅的线


这孩子说得倒是轻巧——

回想起那次对话的结尾,正在兢兢业业工作的安室透不禁露出苦笑。

该说年少有为好呢,还是年轻气盛好呢?不过真熟悉啊……总之,也没什么不好,最多让成年人多操点心——反正江户川柯南旁边还有个赤井秀一。


于是安室透继续干他的三份工作。降谷零雷厉风行地指示下属监控某个港口的进出口情况,严查走私的名头在限制组织武器来源方面不可谓不好用。而组织眼里Bourbon照旧在咖啡厅当他的侍应生,见缝插针地关注楼上的父女以收集工藤新一的线索。


可惜江户川柯南这次学乖了不少,毛利兰的青梅竹马生死不明得没有半点讯息,只有工藤有希子面带愁容的出现过一回。她先是在咖啡厅里心神不宁地喝了半杯果汁等待毛利兰放学,又在出了毛利侦探事务所后神色疲倦地要了份甜点……一个标准的、寻找儿子的母亲形象,就算是他也不得不感叹一句前著名女演员果然不可小觑。

……等等,这么说来,Vermouth那时候应该都看出来了吧?那为什么?


线团更加复杂了。

不过是突破口也说不定。虽然他没法利用,但如果换成工藤新一,大概有办法旁敲侧击地拿到线索。譬如从今天开始光明正大行事,激一激Vermouth?——不,危险过头了,在那之前Rum大概率会先找上门。

算了,就交给那一大一小也无妨吧?毕竟钥匙小姐怎么看都不会听公安这边。


可惜如果江户川柯南听见这句话,多半会露出半月眼。毕竟灰原哀可不是什么乖乖听话的钥匙,而是曾经令他也惊叹过认输过的、艾琳爱德勒那样的存在。

上一次他试图隔开灰原哀和黑衣组织,但最后也没能保护好她;于是这次他不想那么做了。女孩是他的战友、不是高阁之上的漂亮公主抑或脆弱易碎的琉璃人形。宫野明美曾是她最大的伤口,但这次江户川柯南作了弊,那伤痕也就不复存在了。

可她依然在畏惧某种无形却沉重的存在。这恐惧自幼向阳而生的工藤新一无法彻底理解,只能努力地寻求更多线索。毕竟他不擅长安慰,唯有全力以赴地为她——当然,也为了他自己和全社会——扫清阴霾。

实际上灰原哀提供的线索并不完整,但也足够他和赤井秀一按图索骥、一点点的拼凑原委、理顺线团。譬如组织的药物研发部门所处何地,譬如Boss固定的拜访时间,又譬如牵连其中的富商政要……那毫无疑问是个疯狂的想法,却也有无数人愿意为之投入金钱或是以手中的权力作为庇护。他们有时甚至都懒得伪装,肆意妄为、无所忌惮。


某日公安卧底旁敲侧击地询问他进度,江户川柯南看他一眼,突然不知如何开口。

——你知道吗,安室……不、降谷先生,那是你的国家身上的暗疮和腐肉,是你应当铲除、却可能在无意中保护的对象。

“哎,不能说吗?”男人自然读不懂他沉默里的潜台词,只是自顾自地改换了话题:“不过,我倒是有Vermouth的一件事想告诉你。”

“诶?”


将Vermouth的秘密交付于江户川柯南的时候,安室透没有犹豫。而意料之中的,听到那段往事的少年并不惊讶,只是了然地笑起来——很可爱的小动作,前提是他乐意解读而不是卖关子。兼职服务生无比流畅地做了个请的手势,后者眨眨眼直接放弃装傻,配合地开始讲述。

“Vermouth不是自愿服药。所以她很不喜欢灰原,也不喜欢宫野夫妇。因为他们的研究越深入,药物就会越完善,也越容易被推广——我之前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结合那个秘密,你应该也猜得到吧?”

回想起那次始料未及的炸药,安室透只觉得血管突突地跳,他到底是怎么才会错过这么明显的指向?只能说“组织不会放过叛徒”的念头先入为主,让人想当然地觉得Vermouth也同样。

“是。那她……为什么?”

“她不喜欢这种药物,但也仅此而已。”

“也是。”



1-4 米诺陶洛斯


大概是因为掌握了新线索所以提高了效率,一个月后,江户川柯南传来了组织总部兼药物开发部门所在地的具体坐标、以及那座建筑详细的平面设计图。

与此同时,FBI开始和公安进行正式接触。一时间詹姆斯·布莱克和黑田兵卫差点为了人员分配、情报共享等一系列问题吵起来,而赤井秀一和降谷零面对面坐着听上司互怼,看彼此的眼神都多了几丝硝烟味。所幸双方都记得黑衣组织才是敌人,最后还是有惊无险的划分出了各自的负责范围。

掌握了明确的情报后,双方对组织的联合打击很快有了成果。事实上,拔除组织日常运作部门的行动进展之迅猛,已经顺风顺水到了某种可疑的地步。那个庞大的组织像是在睡梦中被人吵醒的孩童,茫然而不知所措,虽有反击但也都在可控范围内。

参加这一行动的警员大多是经验丰富的老人,长久以来积累的教训让他们本能地感到这并不是什么好兆头。可战争一旦开始就不会轻易结束,就像多米诺骨牌、推下第一张之后就很难再去控制它的倒塌速度。此时此刻去思考前方是否有陷阱已经太迟,他们所能做的,不过是小心翼翼地避开地雷,最大限度地保留证据、抓捕犯人。


“一个很可能的假设是,损失的那些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更接近于断尾求生。”降谷零一锤定音,“所以,之后探查药物开发部门的行动要慎之又慎。”

说这话时他忍不住想起了Pisco和Gin,组织的大Boss在用完就丢方面堪称一把好手,也不知道两位泉下有知会不会气到复活——尤其是后者还被昔日同僚今日公安狙杀的情况下。诸伏景光的枪法也许比不上某个FBI搜查官,但降谷零很乐意为他创造时机。


“……总之,各位明天在注意安全的同时,要尽可能保护组织的资料系统。这些资料和组织售往美国的非法药品关系密切,是重要的证据。以上。”

与此同时,FBI的搜查会议以某个少年过于稚嫩的声音作结。


散会后,江户川柯南惯例和赤井秀一留在最后。少年心不在焉地拨弄了一下眼镜,状似无意地开口:“其实啊……得不到的话就毁掉,对哪边都是适用的吧。”

“……对。”

“但是赤井先生,我一定要拿到那些资料。”

“我知道。”

“拜托了。”



一语成谶。

几日后对组织总部的搜查卡在了前往主控室的那一步。一连串的爆炸导致所有进入地下部分的通路都被毁去,理论上可用的只剩下通风管道。它们四通八达无远弗届,唯一的问题是狭窄到无法容纳成年人。

“这种时候小孩子就很方便了吧?”

是江户川柯南。

没有丝毫犹豫,小小的侦探在大人们反应过来前敏捷地钻进狭窄的管道,只留下窸窸窣窣的回声。

而赤井秀一沉默半晌,点起了一支烟。

“Good luck, my dear Sherlock.”


+++

江户川柯南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陷阱,但即便是刀山火海也一样。

……不过一出管道就看见被破坏殆尽的大型机组,果然还是十分不妙。更别提紧接着服务机组的防护系统发挥了最后一波余热,一时间弹网交织,他想退入管道却迟了一步。比腿部擦伤更加严重的是小腹中弹,伤口绽开瑰丽的血花,喉头涌上腥甜。

“——咳!”


“谁在哪里!”

“江户川……不、工藤新一,是个侦探。”

“是你!?”Vermouth露出了某种混杂喜悦和懊悔的表情,“上面的实验室呢?”

“炸掉了哦。”男孩望进她的眼瞳,“如你所愿,资料毁灭得很干净呢……啊,我大概也回不去了吧,Vermouth……还有‘那位先生’?”

“聪明的年轻人。”阴影里缓缓步出鹤发鸡皮、一身缁衣的老人,他的脊背因为上了年纪而弯曲,看上去简直和羽织上的乌鸦族徽如出一辙,“我该为你鼓掌的。”

“哦?”江户川柯南挑衅地笑,“我可不想接受莫里亚蒂的夸奖。”

“呵呵,你也不是能从瀑布生还的大侦探……杀了他吧,莎朗。”

“遵命。抱歉啊。”Vermouth微笑着、抬起了手——却并非指向江户川柯南。下一秒她敏捷地回身,一枪了结了老者。

“你!?”

“……亡灵就该老老实实回到坟墓啊,你我都是。”女人不再看即将断气的老人,而是丢下手枪,紧紧地抱住了幼小的孩童,“反正都要死了……在那之前让我贪心一下吧。”


啊啊,真的是连自己都赔上去的险棋……不过,到底是错过了哪里呢。江户川柯南安安分分地靠在她怀里,有些遗憾地想。既然组织今夜过后便不复存在,那他来到这里和boss同归于尽就不算什么特别糟糕的结局,只是有点惋惜没能知道真相的全貌。

血液流失过多,眼前所见也逐渐模糊。在彻底陷入黑暗之前,他挣扎着,挤压出肺部仅剩无几的空气,开口致谢:“那个、谢谢你……Vermouth……远程开了密码锁的是你吧?”


意识沉入海底。




tbc.



 

何止恋爱八字没一撇,连固定搭档都不算,没问题吗(。

有缘更新无缘坑,预祝牙膏大大新年快乐(?

评论(1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