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志】Le monde nouveau

-预警:作者主观理解/OOC/第一人称/日文语气词出没

本篇新一视角。



1.

以柯南的身份冲入组织总部的时候,我并不知道那是我最后一次使用这个身份。

当然就算知道了我也会冲进去,只是真正以工藤新一的身体醒过来,多少还是有些诧异。

“哀……志保那个孩子很努力啊,要不是她靠着那些找出的资料开发出了稳定解药,光靠江户川柯南是承受不住这个手术的。”母亲一边絮絮叨叨一边摸摸我的头发,“到时候好好感谢人家。”

“我知道。”我在昏昏沉沉里勉强应声,“她一直很努力。”

“新ちゃん……”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母亲叹了口气、改换了话题,“明天早上你就转入普通病房了,有什么想见的人吗?”

“见一下小兰,报个平安。然后也有必要和赤井先生与安室先生讨论一下后续的事情……”虽说这个手机联络也没问题,但他们俩在灰原的去向问题上,依旧看上去随时会吵一顿。

“……果然。”

“哎?”

“啊都怪新ちゃん我和优作打赌又输了啦!”

“不如说你们能别拿我当观察对象吗?”


“我回来了。”而第二天、几乎是在起身的一瞬间,我看见了兰泫然欲泣的脸,“喂喂……想哭就哭嘛。”

“新一这个大笨蛋!谁要为了你哭啊!”

“我才不笨。”我闷闷地拉起被子试图挡住脸,又在下一秒意识到这个动作太过幼稚,“那……这次真的回来了,笑一下吧。”

“嗯!”她噙着泪对我微笑,孩子气地重复了一遍客观事实,“新一回来了。”

她只字不提江户川柯南的事情。


于是一切照旧,我和小兰继续一起上课,闲暇时也帮目暮警官调查疑难杂案。顶着协助消灭组织的正当理由,我得以跳过几近空白的一年,顺顺当当地进入第三学年、准备入学考试。小兰和园子约定了考同一所大学,铃木家找了最好的塾师给她们课外补习。目标不同的我自然没跟着去凑热闹,只是每天放课后当一下护花使者,送两位女士去私塾——一是只有两个人学习缺乏氛围,二是小兰也不喜欢太特别的待遇。


至于我自己么……

感谢遗传基因,备考于我而言并不难捱,唯一的烦恼是不得不把阅读推理小说的时间用在提高偏差值上。

“反正你不还是在破案?”

“呃、这个……我错了,宫野修士口下留情。”

“嘛嘛,工藤君就是这样的吧~?”

“真纯你不要老帮他说话。”

——如你所见,我在博士家,和有志一同的世良真纯一起复习。

顺便一提,坐在我们俩对面的宫野志保全无升学烦恼。她本科GPA光鲜亮丽得让人挑不出错,又动用了些许父母留下的人脉,只待明年开春就能进入东大医学部。


“想什么呢,数学不过关可是没法进入东大的哦?”

“知道啦知道啦……”我露出半月眼,“我这就去洗把脸清醒一下。”


而几乎是出门的同时,我飞速在手机上输入讯息——

【你就不能好好接受玛丽女士的要求辅导世良吗!】

【我在。顺便她既不会一边跟我闲聊一边做题,也不会在缺勤一整年的情况下还大大咧咧报了东大当志愿。】

【习惯了,抱歉抱歉。】

【清醒完了就快点回来,我不擅长和她独处。】

【Oui, mademoiselle.】

【少油嘴滑舌。】

哎……不管怎么看,这家亲戚的磨合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啊。

算了,反正问题不大。

我耸耸肩,推门回到了那间弥漫咖啡苦香的实验室。


2.

回忆起来,高三一年堪称温情脉脉。忙于备考的学生没有多少游玩的余暇,而经历一天忙碌的学习之后,一起走在傍晚的街道上就足够让人觉得内心安定。

园子曾经戏谑的表示我和小兰好似老夫老妻,她一秒红了脸,而我笑笑没说什么。

但升入大学后,我们的相处方式却日渐显出了不和谐的微妙感。

因为异校的缘故,我和小兰习惯了在line上保持联络。曾经落在空气中的对话模式一旦落在手机屏幕上,回看时令人分外迷惑。

我和服部可以流畅地从这个话题跳到另一个话题,与宫野的往来讯息则介于公事公办和日常调侃。但和小兰……大概是对保持联系这件事太过在意,两个人都像在竭尽全力的展示自己的生活。

而回想过去的日常,我无法对这样的现状作出任何指摘。毕竟大多数时候我们确实如此,只是距离太近,讨饶或者看着对方脸色转移话题做得无比自然。

……嘛,多找找她吧。


小兰的学校离东大不算近,即便东京地铁线四通八达,来来回回也要耗费良久。于是多数时间我们会直接挑个中间点的商业区会合,走走逛逛、消磨时间——偶尔遇到几个案件也顺便解决。

只不过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犯人指证多了也难免有几个狗急跳墙的。我防身术学得不精,经常性不能全身而退……而这种时候兰就会露出某种受伤的表情。

“好啦,没事了,走吧?”我故作轻松的牵起她的手,“陪你去看上次说拿不定主意的衣服。”

“……嗯!”

但那时我依然想不通小兰为什么非要在旁边看我破案而不是去逛街,直到矛盾彻底暴露的那一瞬间。


那次降谷先生邀请我协助。虽然从一开始就尽量避免和犯人直接接触,但推理到最后,我还是不得不亲自上手——毕竟一个人再怎么厉害,也没法同时控制不同地点的两个人。

从对方手里夺下枪支时,我清晰的听见手腕传来咯哒一声——说不疼是假的。

“不许动。”我若无其事地给他戴上手铐,顺便翻出降谷先生先前交给我的警官证(当然和我的变装一样,都是假的),“你被逮捕了。”


诊查结果是右手手腕扭伤。

我斟酌许久,还是决定不告诉小兰伤情,反正小伤而已、对比之下公安的保密要求还更烦人些。奈何世良卖队友的水平出神入化,一时间小兰炸毛打电话来说让我乖乖在医院等她,我好说歹说才把地点改到了附近的咖啡厅——就连服部和宫野都发了慰问短信。

“世良你是故意的吧……”

“才没有~”同系罕见的女孩子弯腰从自动贩卖机取出饮料,起身时扭过头冲我狡黠地眨眼,“再说你也没让我保密啊?”

“喂……”

“好啦,小兰也快来了吧?我先走咯。”

“是是,慢走不送。”


十分钟后,我和小兰在咖啡厅见了面。恰逢初夏时节,店里的冷气打得很足,但我就是有一种被架在火上烤的恐慌感。

毕竟兰表情实在是过于严肃了。


“那个、我记得你今天下午有课?”

“选修,园子会帮我签到的。”她盯着我的手腕,像是要看出个洞来,“倒是新一你又受伤了啊……”

“嗯,没事的。”

“怎么可能没事……”

“诶?”

“我原来觉得……新一只要回来了就好,就不会再受伤。”

“我不是自己想受伤的,而且也没有生命危险不是吗?”

“呐……新一,可不可以不要再去危险的地方。”

“……”

沉默。

尽管面对的是泪光盈盈、正在努力请求我的青梅竹马兼女友,但我依旧无法做出肯定的答复。在长久的沉默之后,我移开了目光。

“抱歉。”

“嗯,我知道新一肯定是这样的啦。”她的语气像是失望又像是意料之中,“所以我们应该好好考虑一下彼此的关系了。”

“啊?”她的话题切换速度太快,我一时没能反应过来,“你说什么?”

“新一那么聪明,肯定能理解的吧?”

“啊……是。”

“那、周末见。”她动作快得像在逃跑,留下杯没动过的柠檬水和沉默的我。


那天晚上我难得失眠,小兰的意思当然不难懂,但问题本身却很棘手。我刻意忽视了这问题许久,并且期待着小兰不会注意到,但终究不得不面对。

当然,我不会逃避。姑且让我骄傲地宣称这是名侦探的自我修养吧?毕竟……唯有真实,才有意义。

得出结论后,我揉了揉太阳穴,打开网页找了一家小兰偶然提过想去的餐厅。虽然是要告别,但也尽量哄她开心点吧。不过听完我的理由,小兰还愿不愿意吃这顿饭也是个未知数……

想到这一层,我有些懊恼地捂住额头——我在搞什么啊。


于是餐厅已经在给我打电话确认预订的细节时,我一边继续翻案卷一边应答,语气里写满漫不经心:“对,周六中午,两个人……不,不是情侣更没有惊喜……没有特殊指定的食材,一般套餐就可以。”

“那个……工藤先生,您是确定要预约吗?”

“确定。”



3.

但见到她的一瞬间,我知道自己想多了。她一定会吃完这段午饭,毕竟我们谁也不想看一个潦草的结局。


“分手吧,兰。”侍者退下后我毫不犹豫地直切主题,“就像你问的那样……强行拉平步调只会让双方都很痛苦。”

“……”没有回应,但我知道她在听。

“我知道你之前特意去找世良要过案件情况,撑着看完的结果就是第二天电影院里你睡得很熟。”

“果然没瞒过吗……”

“即使如此,你对推理依旧并没有兴趣,只是单纯的作为女朋友在迁就我。但所有的线都有极限,再强行维持下去我们可能连普通的朋友也做不成。”

“新一,”她叹气,“你知不知道你的分手理由说得也像在推理?”

“哎?”

“其实一个理由就够了哦。”她凝视着我的双眼,一字一顿说得认真,“事实上,我们都没那么喜欢真正的对方。”

“……不是骑士还真抱歉。”

“换在两年前我一定会气到打你一顿。”

“两年前我也不会这么说。”

毕竟在当时,变小带来的不安感使我把和小兰的约定当成了维系过去身份的绳索。拼命抓住的结果包括但不限于对本堂瑛佑的警告、伦敦钟楼前的告白、无视身份暴露风险的京都之旅……而此时此刻天下太平,工藤新一就是工藤新一,作为私家侦探前途无量,唯一麻烦的抉择可能是到底要去FBI还是留在日本。

……这么一看我可真够恶劣的。


“啊,也是。那时候我把你当王子,你把我当长发公主……而后来我才意识到,你要保护的人远比我以为的多。”

“是。”在彻底摊开的当下,我倒不觉得她的评价有什么尴尬,“为了公众的利益——”

“——我也不想面对朋友的死亡。”

“放心吧,我肯定能从瀑布回来的。”

“嗯,不过我不会特意去等了。”

“我知道。”


分手之后我的生活没有发生多大变化,照常上课念书破案,空闲时间除了踢球拉小提琴就是跟着赤井先生学习基础的防身术。

对于这件事,和青梅竹马黏黏糊糊恋爱中的服部意外的没有发表评论,倒是铃木某日挑衅似的给我发小兰参与联谊的照片……我能说什么?

我永远喜欢推理,谢谢。

至于我和小兰么,一两个月见一次对于朋友来说刚好,足够关切地聊几句日常,又不至于无话可说。

对于青梅竹马来说,已经是个不错的结局。


话虽如此,在某场警界相关人的晚宴上猝不及防地遇到妃女士时,我还是做不到从容自若。

一是她着实敏锐且自带威慑气场,我从小学开始就对她敬而远之;二嘛……宫野正站在我身边,笑意盈盈地自作主张。

“是工藤君的熟人吗?”她像是读不出我尴尬心情似的开口,“要叙旧的话我就不打扰了?”

“只是邻居家的儿子。”律政界的女王不咸不淡地看我一眼,“见到了打个招呼而已。”


结果倒也真没有什么后续,我继续和不同的人闲聊,宫野则拎着手袋先行落座。

——不过要是主办人没有把我和妃阿姨放在一起就更好了吧……我强忍叹气的冲动,挨着宫野坐下。

“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她似笑非笑,“我本来就是相关人士,出现在这里也不奇怪吧?”

“啊,也是。”


4.

不过后来我邀请宫野,就很难说纯是出于公事了。当然,比起鬼使神差这种借口般的理由,我更愿意坦率地承认自己心怀鬼胎。


“简单地说,我是在追求她。”

“那个博士家的小姐姐?”电话里好友的声音顿时提高了一截,“现在叫宫野志保的那位?”

“对啊。”

“加油。”

“嗯,我会的。”

“会个头啊!上次碰到之后和叶都来犹犹豫豫问我你们俩到底是不是一对了!结果你现在告诉我还在追求!”

“哈啊……?”

“对了,你们两个一定也不知道自己在警察圈子里传得多远,‘汤米和塔彭丝[1]’哟。”

“什么?”

在服部平次写作交换情报、读作八卦分享的讲述下,我勉强整理出了以下信息:最开始是目暮警官问了佐藤警官一句你看工藤是不是在谈恋爱,破案时对着手机笑得那么开心;接着是朱蒂老师大大咧咧地管宫野叫“Miss Brennan[2]”……再之后这个传闻就没完了。

“……我真想让人管管这个八卦。”

“不要害羞嘛工藤~你当年用录音威胁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的?”

……交友不慎。


不过……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她成了我的第一选项呢?

我不知道。只是意识到的时候,宫野志保已经被我理所当然地归到了“工藤新一的日常”里。

她会在我扭伤脚的时候无情吐槽我再折腾下去大概这辈子不要指望比护选手的夸奖,会皱着眉头说这个现场太过血腥白瞎了她的和服,会在谈起新药开发进度时神采飞扬,也会在我打趣白衣天使的时候剜我一眼。

一同相处的日子积沙成塔,终于勾连出这段感情。

我犹豫过这到底是爱情还是友情——毕竟她和我之前也搭档了这么久——但恋爱大概不用那么循规蹈矩,因为实证之前谁也不知道结果。

或者说我也不想跟宫野志保讲道理。这个女人总有一打理由来和我争辩,比如每每一起勘察现场都要强调只是我事故体质太强。其不坦率程度,大约可比公寓楼下那只蹭我一身毛就走的猫。

反正看见她我会开心,反正两个人都单身,反正都来得及——

圣诞节前几周,我递出了那份意图明显的请柬。不是先前那样的工作或者感谢名义,只是纯粹的私人邀请。而她只是愣了一瞬,紧接着落落大方地收下了请柬。有同个实验室的同学出门撞见这一幕吹起口哨,她似笑非笑地丢了几个数据名称回去,对方瞬间噤声。

“看来相处得很好嘛?”

“哦呀……大侦探原来觉得我在交际能力上有所亏欠?”

“不……只是年龄差距。”

“对学术的热忱和年纪没关系哦。”她的眼睛像是被什么东西点亮了一样,“志同道合就足够幸运了。”

“我知道。”

推理之于我,研究之于她,都是彼此不能完全理解透彻的东西。

但那无所谓。


5.

平安夜晚上,我略微提早了一点到达会场。进行完毕要的寒暄,我开始寻找那个熟悉的身影。意料之中的,她没有跟人聊天,而是自顾自地吃着茶点。

“……真是的,也不怕噎到。”


不过,今晚到底会怎么呢?

我就这样略带期待地想着,同时端着她喜欢的饮料走了过去。

“喂喂……我可不是请你来吃东西的啊。”


fin.


(没什么意义的)注解:

[1]汤米和塔彭丝出自阿婆笔下,英国的一对间谍兼侦探夫妇

[2]Temperance Brennan出自美剧Bones,法医;最终与长期合作的FBI探员Seeley Booth喜结连理。



Freetalk:

柯南的身体承受不住手术是我瞎编的,不过小孩子的药品用量确实要严格控制。

设定上在决战前哀已经调整出了相对完成的解药,但是因为没有原始数据,所以不是很确定。不过决战前玛丽已经服用了,因为耐药性没有那么强。柯南冲进去也是为了这个数据不落到其他人手里——鉴于公安&FBI方面有两位负责人放水,其实就是怕组织狗急跳墙啦。

+

新一在我看来是个【一旦他想就很甜】的类型,但不管怎么样他都不会放弃推理

新兰的分歧主要是在这里。这对吊桥效应下达成的情侣(变小面对组织威胁/伦敦篇一言难尽的不告白不帮你)一直没能解决这个问题,小兰最后还是不能接受新一时常在她看不到的地方冒险。同时因为和新一相似的柯南死在了某次冒险里(还是知道了呢……这点就自由心证吧XD),她已经不想再面对亲近之人的离开。新一可以对她解释柯南的死,但其实也没什么用……毕竟是no detection no life的家伙(。


评论(2)
热度(137)